张若虚:唐诗的另一条路(文学的演变0506)

张若虚:唐诗的另一条路

张若虚(约公元647年— 约公元730年),与贺知章、张旭、包融并称为“吴中四士”,却只在《旧唐书·贺知章传》中留下了一点记载。后来关于他的资料留存更少,其字、号均不详,只知是扬州(今江苏扬州)人。

在《全唐诗》中,他的诗也仅存二首:一首诗是《代答闺梦还》,另一首就是赫赫有名的《春江花月夜》。

《春江花月夜》在唐代被埋没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唐代诗中大神太多,而张若虚诗作又太少。从唐到元,这首诗并没有引起多少反响,甚至各种唐诗选集中都没有收录,今天可见的最早收录《春江花月夜》的是宋代郭茂倩编修的《乐府诗集》。而今天多数人知道“春江花月夜”这个词,就恰恰是因为这首脍炙人口的名篇,而非知道它是乐府诗的旧有诗题。

《春江花月夜》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到了明代,这首诗仿佛突然得到了文人们的赏识。自胡应麟赞其“流畅婉转,出刘希夷《白头翁》上”开始,文人大家纷纷加以品析,赞美不已:

明代谭元春:春江花月夜,字字写得有情、有想、有故。

明代李攀龙:绮回曲折,转入闺思,言愈委婉轻妙,极得趣者。

明末清初王夫之:句坷翻新,千条一缕,以动古今人心脾,灵愚共感。其自然独绝处,则在顺手积去,宛尔成章,令浅人言格局、言提唱、言关锁者,总无下口分在。

清代沈德潜:前半见人有变易,月明常在,江月不必待人,惟江流与月同无尽也。后半写思妇怅望之情,曲折三致。题中五字安放自然,犹是王、杨、卢、骆之体。

到了近代,闻一多更推崇这首诗是“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

《春江花月夜》在唐代被埋没的原因可能有很多,但千古佳作的光采终究是焕发了出来,直到今天依然令人激赏不已。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春江连海,明月潮波起,天上人间都在皎洁的月华中沉静下来。迂曲的江流,杂花的芳甸,林间的雾霰,汀上的白沙,在这明月映照下,都仿若霜后的秋水一般澄澈空明。江天一色,一瞬间天地之中似乎只剩下那一轮皎皎的玉轮。这,是一个晶莹剔透的世界。

诗一开场便境界阔大,先声夺人。接下来的展开描写细腻,字句精美,音节谐畅,清丽舒展,富有情韵,可谓尽得宫体之美而能不失于宫体之弊,毫无纤柔造作之感,美景华韵交相辉映,令人沉醉。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明月千古在,人事总无常。这江流涛涛,明月皎皎,送走了多少时光,带走了多少往事,一代代人一去不复返,照在诗人眼中心上的可还是当初江畔前人所吟诵的月光吗?不可能啊!所谓物是人非正是如此吧!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江上白云如游子飘游无依,今夜会有几多游子在路上,在船上望月怀想?又有几多思妇在窗前、在镜前翘首盼望?明月千里寄相思,这明月赶不走,这月光遮不住,总能掀起不得团圆的哀伤惆怅。远方的人啊,他(她)但愿如这月华流照在你身旁。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雁飞时逝,鱼跃波息,年华便如梦中的落花,三春的烟景一般在守望中逝去。当年明月在,川流人难期。当这轮春夜的月亮终于渐渐隐入海雾,诗人突然明白,长路无尽,古往今来,谁能乘月而归,再无离悲,只余合欢?春光、江流、林花、月华、夜色,一切都将消逝,这美好的一切才分外令人痛惜。诗人的哀愁与怜惜、怅惘与了然……种种人间的情思与超脱的哲思都永远留在了这一夜照着江流与林花的月光中。

 

作为初唐时的作品,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像宫体诗中的精品一样精美细腻,有赏心悦目的画面,谐畅动人的音节,清丽蕴藉的词句,婉转悠长的情韵,还能以真挚动人的离情别绪和富有哲理意味的人生感慨洗去了宫体诗的浓脂艳粉,带人进入澄澈清丽、深沉悠远的境界。

可以说,《春江花月夜》代表了初唐诗风变革的另一个与“四杰”不同的方向。“四杰”不平则鸣,要以雄笔奇才写高情壮思,要以刚健气骨革除宫体诗带来的柔靡肤浅的流弊,相当于给宫体诗“补钙”。陈子昂接着将建安风骨与现实的功业意气联系起来,提出了一种“骨气端翔,音情顿挫,光英朗练”的诗美主张。这种诗风切合初唐士人们积极进取,追求功名的心态,渐渐被接受并发扬光大,终于奏响了盛唐之音。《春江花月夜》体现出的诗风却不同于以“四杰”和陈子昂为代表的主流风格。

《春江花月夜》给出的方向是融画境、诗意与哲理为一体,引入哲理,让诗歌的情思深刻而又能有所超脱。可惜初唐士人的精神风貌与追求都是充满激情的,诗言志,自然也当以骨气刚健为先,对这种以哲思来拔高诗格的路子不大感兴趣。终唐一代,哪怕是号“诗佛”的王维做诗也多是以景营造富有禅意的境界以寄托情思,却不会直接以哲理入诗来实现情思与诗意的超越。

以哲理入诗的路子,是到了宋代才得到了发扬,“问渠哪得清如许”“不畏浮去遮望眼”“不识庐山真面目”等等,很多小学生都诵读过的篇章就是范例。

不过,以哲理来提升诗的品格,也是过犹不及。多数宋代的“哲理诗”哲理是有了,却失了画境与诗意,美感被《春江花月夜》这样景、情、理为一体的绝妙好诗甩出好多条街。《春江花月夜》随着时代的更迭,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喜爱与赞赏,渐渐地甚至有了此诗堪称“以孤篇压倒全唐”的说法。

SQgURQcy.png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和语文公众号:homedu25),更多互动课程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