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觉醒的时代(文学的演变0407)

文学的自觉

 

曹丕在《典论·论文》中尝言:“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

在魏晋时期,文学受到普遍的重视,成为上层人士必备的素养.文学自然要进入他们的社交生活,成为相互交往、沟通感情的媒介,并常常被当作一种高雅的娱乐。这样,就在某一群文人之间,并且常以某个政治上的重要人物为中心,形成一定的文学集团。建安时代,在曹氏父子周围聚集了一批文人,结成了历史上第一个重要的文学集团。

此后,文学集团的活动越来越多,难以尽数。举其要而言之,魏末有以阮籍、嵇康为首的竹林七贤西晋时有围绕权臣贾谧的包括陆机、左思等在内的“二十四友”东晋前期,在会稽一带有以王羲之、谢安为中心的文学交游宋代临川王刘义庆门下招纳了鲍照等众多文士,齐竟陵王萧子良周围有著名的“竟陵八友”梁代昭明太子萧统、简文帝萧纲各自组成了自己的具有相当规模的文学集团……。北朝文学虽不如南方之盛,但也存在着类似的情况。这种文学集团中人物身份虽有高下,但仅以文学活动而言,原则上是平等的,不同于过去帝王、诸侯蓄养文士、“倡优视之”的情况,因而是真正的文学集团。这些文学集团的活动,进一步刺激了文学创作的兴盛与创新。

伴随着创作的兴盛,论述文学作品自身艺术价值的文学批评和文学理论著作也不断涌现,如曹丕《典论·论文》、陆机《文赋》、挚虞《文章流别论》等。南朝的文学批评更获得了空前的成就,由于文学创作的繁盛,文学日益成为一个独立的艺术,文学观念也日趋明晰。宋文帝开始立文学馆,与儒、玄、史三馆并列。宋范晔著史单文苑传。

这时发生的文笔之辨,更是一场关于文学界限的争论。争论之下,渐渐明确了文学对音韵之美和情感表达的追求。

这些无疑都对文学研究起着促进作用。

在这样情况下,刘勰、钟嵘继承了前人文学批评的成果,创作了《文心雕龙》《诗品》两部文学批评巨著。《文心雕龙》体大思精,对文体、创作、批评各方面都有系统的论述。《诗品》品评了众多诗人的成就与风格,其序言论述诗的起源和发展,颇有独到见解。这两部著作对后代文学创作和文学批评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创作的兴盛、文学集团的活跃、文学批评的发展,让创作者和欣赏者都不断地发掘、发现文学自身的美和价值。魏晋南北朝由此成为中国古代文学自我觉醒的代,在各方面富于创新精神的时代。

在先秦文学灿烂成果的基础上,文学从魏晋时代开始,觉悟了自身的价值,不再仅仅是其他学问的附庸,而开始追求自身的美。

SQgURQcy.png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和语文公众号:homedu25),更多互动课程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