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朝文学:骈(pián)文与散文(文学的演变0406)

骈(pián)文与散文

骈文是与散文相对而言的一种文体,也叫骈体文。因句式两两相对,犹如两马并驾齐驱,故被称为骈体,尤其常以四字句六字句形成对偶。如:泉水激石,泠泠作响;好鸟相鸣,嘤嘤成韵。蝉则千转不穷,猿则百叫无绝。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横柯上蔽,在昼犹昏;疏条交映,有时见日(《与朱元思书》吴均。所以又称四六文。在声韵上,讲究协调平仄以求韵律和谐;修辞上注重藻饰和用典。由于骈文对形式技巧要求很严格,所以情思的表达往往受到束缚,但运用得当,也能增强文章的艺术效果。

骈文起源于汉末,形成并盛行于南北朝时。唐代科举以诗赋取士,其赋作就是源自骈文的律赋。唐代公文亦为骈文,即四六体。骈文由于迁就句式,堆砌辞藻,往往影响内容表达。到了韩愈的时代,骈体文仍然流行,他和他的同道把骈文称为“时文”,而把骈文形成以前的古代散文称为“古文”,也就是先秦的单行散句,在形式上没有限制的文体。韩愈、柳宗元提倡“古文运动”之后,骈文首遭一挫,入宋之后,在欧阳修等人率领之下,古文运动掀起第二轮高潮,散文大家迭出,而骈文自此渐衰。不过,因为其特殊的艺术价值,骈文始终没有消亡,直至清末,骈文仍属流存的文体之一。

六朝是骈文突飞猛进的时代。我国散文从东汉已经开始追求形式的整饬华美,魏晋时期已形成了骈体文,南北朝时期出现了骈文的高潮。骈文几乎占有了一切文字领域,文学领域几乎除了诗歌就全归骈文统驭了——只在历史和其他学术著作中,散文才保有一块微小的地盘。

骈文词藻华丽,对偶工整,音韵优美,进一步发展了文学表现的技法,突出的是华丽纤巧的形式美,所以常招致“文胜质”、“形式主义”的批评,内容上失于空虚贫乏。当然,总有才情之辈能驾驭繁复的艺术形式,做到“文质彬彬”,这个时期也产生了流传千古的骈文名篇。其中代表作除了陶弘景的《答谢中书书》和吴均的《与朱元思书》这样被选入中学语文课本精美骈体小文外,还有传世的“长篇”,如:瘐信的《哀江南赋》江淹“江郎才尽”的主人公)的《恨赋》与《别赋》等。

下录江淹的《恨赋》,讲“求不得”之苦千古皆然。附下供品赏:

试望平原,蔓草萦骨,拱木敛魂。人生到此,天道宁论?于是仆本恨人,心惊不已。直念古者,伏恨而死。

至如秦帝按剑,诸侯西驰。削平天下,同文共规,华山为城,紫渊为池。雄图既溢,武力未毕。方架鼋(yuán)鼍(tuó)以为梁,巡海右以送日。一旦魂断,宫车晚出。

若乃赵王既虏,迁于房陵。薄暮心动,昧旦神兴。别艳姬与美女,丧金舆及玉乘。置酒欲饮,悲来填膺。千秋万岁,为怨难胜。

至如李君降北,名辱身冤。拔剑击柱,吊影惭魂。情往上郡,心留雁门。裂帛系书,誓还汉恩。朝露溘至,握手何言?

若夫明妃去时,仰天太息。紫台稍远,关山无极。摇风忽起,白日西匿。陇雁少飞,代云寡色。望君王兮何期?终芜绝兮异域。

至乃敬通见抵,罢归田里。闭关却扫,塞门不仕。左对孺人,顾弄稚子。脱略公卿,跌宕文史。赍[jī]志没地,长怀无已。

及夫中散下狱,神气激扬。浊醪[láo]夕引,素琴晨张。秋日萧索,浮云无光。郁青霞之奇意,入修夜之不旸。

或有孤臣危涕,孽子坠心。迁客海上,流戍陇阴,此人但闻悲风汩起,血下沾衿。亦复含酸茹叹,销落湮[yān]沉。

若乃骑叠迹,车屯轨,黄尘匝地,歌吹四起。无不烟断火绝,闭骨泉里。

已矣哉!春草暮兮秋风惊,秋风罢兮春草生。绮罗毕兮池馆尽,琴瑟灭兮丘垄平。自古皆有死,莫不饮恨而吞声。

参考译文:

试望那莽莽平原,曾经的古战场上,只留下蔓草缠绕着枯骨,死去的大树聚敛亡魂。如果人生已经走到这一步,还说什么天道呢?

此时此刻的我,满目孤愁,满心苦恨,悸动不已。想那些随时间远去的亡灵,有多少人衔恨而亡?

如同秦始皇按剑兴兵,诸侯联军举兵西进,(征战不休)。最终秦皇荡平了天下,并统一了文字和度量规范,从此依仗华山天险为城墙,紫渊大江为护城河。始皇帝平定天下的雄图大业已经完成,开疆拓土的军事行支却没有停止 。他架起鼋鼍作为梁木,远巡海西送日扬功。雄心未已却溘然长逝……

想那赵王被俘虏后,被迁押到房陵。每当晨昏之际,心怀激荡。他永别了宫中的艳姬美女,失去了华贵的金车玉驾。备酒欲举杯痛饮的时候,悲伤便填满心胸,难以自已,千秋万代,痛莫过此。

像那李陵被迫投降匈奴,身败名裂。他拔出长剑,狠击玉柱,却终只能孑然异域,愧恨满怀。他情系着汉家宫室,心还留雁门边隘!他撕裂丝帛写下誓言,发誓报还汉家恩德。最后却如朝露一般逝去,若能相见,握着彼此的手又能说些什么?

再想王昭君即将离开汉土的时候,仰天长叹。朱紫的宫台已渐渐远去,远方的关山却苍茫无尽。大风忽然就刮了起来,太阳渐渐地西沉。陇代之地天空里大雁越飞越少,浮云好像也渐渐失去了颜色。遥望远方的君王啊何时才能重见?终究只能荒度余生啊在这异国他乡!

还有冯衍被排斥,罢官归田。他闭门谢客,再不曾不出仕为官。只能在家里对着妻子,陪顾孩子。虽然可以傲视公卿,可以沉浸在文史之中。却最终带着自己远大的志向长眠地下,那深沉的遗恨如何休止!

再看嵇康下狱的时候,神气还是那样的激扬。一杯浊酒,在每个黄昏时独自慢饮,一架素琴,在每个黎明的时候兀自奏响。秋天一派萧索,浮云都失去光彩。胸中郁集的青云一样高远的情怀,只能沉入漫漫长夜,再也见不到朝阳。

有孤苦的臣子曾痛苦落泪,不孝的子孙懊悔心碎。有被贬谪的人迁流瀚海,被流放的人远窜边荒,这样的人们只要听到秋风吹起,便忍不住潸然泪下,打湿了他们衣襟的,是痛苦的泪还是滚烫的血?却也最终只能满含酸苦长叹息,骨瘦形销湮灭不见。

想那曾经马蹄印重重相印、车轮印层层相叠,尘土飞扬激荡,歌声四面齐响的盛世王朝,无不烟消云散,埋骨在时间的寒泉里。

都过去了啊!春草凋零啊秋风乍起,秋风停息啊春草萌生。(千秋的风云变幻里,)繁华消尽红颜不再,池馆倾颓归于尘埃,琴瑟弦断绝响难闻,连丘垄也终成平川。自古人人都有一死,谁不怅恨难言?

《别赋》原文: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况秦吴兮绝国,复燕宋兮千里。或春苔兮始生,乍秋风兮暂起。是以行子肠断,百感凄恻。风萧萧而异响,云漫漫而奇色。舟凝滞于水滨,车逶[wēi]迟于山侧。棹容与而讵[jù]前,马寒鸣而不息。掩金觞而谁御,横玉柱而沾轼。居人愁卧,怳若有亡。日下壁而沉彩,月上轩而飞光。见红兰之受露,望青楸之离霜。巡层楹而空掩,抚锦幕而虚凉。知离梦之踯躅[zhí zhú],意别魂之飞扬。故别虽一绪,事乃万族。

至若龙马银鞍,朱轩绣轴,帐饮东都,送客金谷。琴羽张兮箫鼓陈,燕、赵歌兮伤美人,珠与玉兮艳暮秋,罗与绮兮娇上春。惊驷马之仰秣[mò],耸渊鱼之赤鳞。造分手而衔涕,感寂寞而伤神。

乃有剑客惭恩,少年报士,韩国赵厕,吴宫燕市。割慈忍爱,离邦去里,沥泣共诀,抆[wěn]血相视。驱征马而不顾,见行尘之时起。方衔感于一剑,非买价于泉里。金石震而色变,骨肉悲而心死。

或乃边郡未和,负羽从军。辽水无极,雁山参云。闺中风暖,陌上草薰。日出天而曜景,露下地而腾文。镜朱尘之照烂,袭青气之烟煴[yūn],攀桃李兮不忍别,送爱子兮沾罗裙。

至如一赴绝国,讵[jù]相见期?视乔木兮故里,决北梁兮永辞,左右兮魄动,亲朋兮泪滋。可班荆兮憎恨,惟樽酒兮叙悲。值秋雁兮飞日,当白露兮下时,怨复怨兮远山曲,去复去兮长河湄。

又若君居淄[zī]右,妾家河阳,同琼珮之晨照,共金炉之夕香。君结绶兮千里,惜瑶草之徒芳。惭幽闺之琴瑟,晦高台之流黄。春宫閟[bì]此青苔色,秋帐含此明月光,夏簟[diàn]清兮昼不暮,冬釭[gāng]凝兮夜何长!织锦曲兮泣已尽,回文诗兮影独伤。

[tǎng]有华阴上士,服食还仙。术既妙而犹学,道已寂而未传。守丹灶而不顾,炼金鼎而方坚。驾鹤上汉,骖[cān]鸾腾天。暂游万里,少别千年。惟世间兮重别,谢主人兮依然。

下有芍药之诗,佳人之歌,桑中卫女,上宫陈娥。春草碧色,春水渌波,送君南浦,伤如之何!至乃秋露如珠,秋月如圭,明月白露,光阴往来,与子之别,思心徘徊。

是以别方不定,别理千名,有别必怨,有怨必盈。使人意夺神骇,心折骨惊,虽渊、云之墨妙,严、乐之笔精,金闺之诸彦,兰台之群英,赋有凌云之称,辨有雕龙之声,谁能摹暂离之状,写永诀之情着乎?

 

南朝,骈文统治文坛,北朝却出现了几部著名的散文著作。郦道元的《水经注》在描写山川景物上取得了成就斐然。杨衒之的《洛阳伽蓝记》不但对佛寺建筑的描写十分精采,而且善于用简洁的文笔叙述故事,描写人物。颜之推的《颜氏家训》风格平易亲切,是对后辈的淳淳教导之言。如《颜氏家训·涉务》说:“江南朝士,因晋中兴而渡江,本为羁旅。至今八、九世,未有力田,悉资俸禄而食耳。假令有者,皆使童仆为之,未尝目观起一拨土,耘一株苗,不知几月当下,几月当收,安识世间余务乎?故治官则不了,营家则不办,皆优闲之过也。”

SQgURQcy.png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和语文公众号:homedu25),更多互动课程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