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辞:南国的华章(文学的演变0305)

文学的演变03

精神贯注的华美篇章,完美!(文学的演变0305

05楚辞:南国的华章(文学的演变0305

 

与《诗经》相隔三百多年的战国末期,在南方的土地上产生了以屈原为主创作的《楚辞》,为先秦文学拼图添上了绚烂动人的一块。

由《诗经》到《楚辞》之间的三百多年,正是先秦文化非常活跃的时期。文学的发展经历从简单到丰繁的变化过程。尤其是战国时期,辞采的铺陈、夸,已经成为普遍的追求。试以《左传》与《春秋》相比,以《孟子》与《论语》相比,我们会看到辞采的进化这样的时代气氛,《楚辞》的辞采华美便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当然,《诗经》与《楚辞》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地域文化差异。尽管从春秋中叶开始,楚国与北方的文化交流已经日益频繁,在以《离骚》为代表的《楚辞》中可以明晰地看到中原文化的影响,但楚文化仍旧保持了自身若干重要的特点,尤其是巫鬼文化。丰饶的天然物产使南方人民谋生较易崎岖多变的地貌和丰富多彩的植被容易培养人民浪漫的情思,始终未曾消退的、相信人与鬼神共处的巫文化,更带来了种种瑰丽奇幻的想象。这种地域特色帮助楚辞达到了先秦文学辞采华美的巅峰。

因而《楚辞》与《诗经》之间存在显著的不同。《楚辞》的篇幅通常都比《诗经》来得长;《楚辞》的文辞华美多采,不同于《诗经》文辞的清简自然;《楚辞》的句式(包括语言节奏),除了《诗经》普遍使用的四言句外,更多地使用五、六、七言句,富于变化;《楚辞》多奇思异想和神话色彩,不同于《诗经》的现实、理性。总之,《楚辞》表现了更丰富的情绪和美感。如:

[sì]玉虬[qiú]桀鹥[yī][kè]埃风余上征。

朝发轫[rèn]于苍梧,夕余至乎[xuán]

欲少留此灵琐,日忽忽其将暮。

吾令羲[xī]和弭[mǐ],望崦嵫[yān zī]而勿迫。

路漫漫其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

参考译文:

驾驭着玉虬乘着凤车,乘着大风飞向天际。

清早启程从苍梧出发,傍晚我就到了悬圃

我想在灵琐稍作停留,日头渐西是薄暮。

我令羲和停鞭慢行啊,只望你莫近崦嵫山旁。

前面的道路又远又长,我将奋起去追求理想。

 

上文的《离骚》选段中,除了“我”的精神品质为实,其中的形象画面几乎全然是虚构的:“我”驾龙御凤,高翔天际,天涯海角,朝发夕至;然而,上穷碧落下黄泉之后,却仍难及理想中的境界;时不我待啊,“我”便渴望太阳神停节莫去,好让“我”能继续“上下求索”。

这就是屈原,这就是楚辞,这就是《离骚》。其中九州瑶台,神灵鬼怪,桂芝粪壤,芳草芜秽,瑶象枭鴂[jué]……种种灵幻奇诡的意象异采纷呈,正是现实世界里的清浊善恶之所寄。丰富的言辞意象,再加以象征和比喻手法的联翩运用,赋予《离骚》以无与伦比的语言美感。

孔子说,“文”与“质”配合得当,才是真君子。雄奇瑰丽的文辞与忠贞坚定的情志相得益彰,《离骚》便是“文质彬彬”的文中真君子的典范之一。

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总之,《诗经》与《楚辞》,作为历史上的两种不同的文学典范而存在,代表了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两种倾向(就像杜甫和李白)。当人们讲求文学的社会功用时,往往标举“风雅”,诗经·国风》为法;而期望以美丽的语言抒发奔放自由的情感的诗人,多效仿《楚辞》有时加上一部《庄子》,“庄骚”并称,情思表达更加恣肆汪洋。

SQgURQcy.png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和语文公众号:homedu25),更多互动课程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