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句式:所谓特殊,曾是习惯(语文的演变06)

语文的演变02

06特殊句式:所谓特殊,曾是习惯

 

“特殊”的语法习惯 

文言文的译读,词义的古今差异是一关,句式的古今差异也是一关。

上节已经讲过,现代汉语习惯的常规语序,一般结构为“主—谓—宾”、“定(状)—中心词——补”,即主语在谓语前,谓语在宾语前,修饰语在中心语前;这些正常成分极少缺失或打乱语序,这是现代汉语的语法规范

主谓宾、定状补,主干枝叶分清楚。

定语位居主宾前,谓前为状谓后补。

状语有时主前,逗号分开心有数。

文言文句子中词语顺序,如果以现代的语法去审视,会发现很多不合规范的情况。如果直接按字面词序去解读,即使我们知道其中每个字词的意义,也解释不通。这就是文言文特殊的“倒装句式”造成的——当然,这“特殊”是对今天的我们而言,古代的作者们对这些“特殊句式”都是习以为常的。

比如,现代汉语中也偶有倒装句,但句子成分的倒装通常是为了满足特殊表达需要,例如:

爸爸妈妈,放心吧!——放心吧,爸爸妈妈!

中国最后一个王朝的统治终于过去了!——终于过去了,中国最后一个王朝的统治!

现代汉语的倒装,是为了达到突出、强调某些意义的效果,像修辞手法一样使用的;文言文中的倒装,简直多到了任性的地步——修饰性成分中的定语、状语可以倒装,连主语、谓语、宾语,都可以倒装,而且出现的频率那是相当之高,几乎没有那篇文章中没有倒装的。

显然,我们要学习文言文,就不能不对古人视为常态的“特殊”句式有所了解。

特殊句式

文言特殊句式一般分四类:省略句、倒装句、判断句、被动句

倒装句

定语/(状语,)&主语   +   状语&谓语&补语   +  定语&宾语,这是之前我们小结的现代汉语的常规语序。以此为标准,我们会发现文言文句子有许多语序颠倒的情况,这种语序颠倒的句子就是“倒装句”——倒装,即指文言文中一些句子成分的顺序出现了前后颠倒的情况,这在文言文中是非常常见的。因而也是大家学习文言文特殊句式的重点——呐!老师这儿已经画出重点了啊!

讲倒装,首先要分清“前置”与“后置”:将应放在后面的成分提到了前面,即“前置”;反之,即“后置”。然后再看被前置或后置的是主谓宾,还是定状补,就可以明确倒装的具体类型了。

我们把那些谓语放在主语前的现象叫做“主谓倒装”,那些宾语放在谓语动词或介词前面的现象叫做“宾语前置”——依此类推,定语本应放在中心语前面,我们就把那些定语放在中心语后的现象叫做“定语后置”,“状语后置(介词短语后置)”指的就是把介词短语即状语放在中心语后的现象。下面一一举例说明:

主谓倒装

也叫谓语前置或主语后置,正常来说,主语在谓语前,如果反过来了,就是主谓倒装。古汉语中。谓语的位置也和现代汉语中一样,一般放在主语之后,但有时为了强调和突出谓语的意义,在一些疑问句或感叹句中,就把谓语提前到主语前面。

例:甚矣,汝之不惠。(《愚公移山》)。句中“之”没有实在意义,只是用在主谓之间以取消句子的独立性,全句实为“汝(之)不惠甚矣”,相当于说“你的不智真是太过分了啊”。谓语前置,突出“甚矣”,有表示强调的意味,可译为“你太不聪明了”。

例:也!(《论语七则》) 译意:“颜回很贤德啊!”那正常的语序应该是什么?回贤也哉!

宾语前置

宾语本应在谓语后面,如果跑到谓语前面了,就是宾语前置。否定句中代词充当宾语、疑问代词充当动词或介词的宾语以及用“之”字或“是”字作为提宾标志时,宾语通常都是前置的。

文言文中,动词或介词的宾语,一般放置于动词或介词之后,如下几种情况例外,构成宾语前置:

“孔文子何以谓之‘文’也?” “何以”是“以何”的倒装,可译为“为什么”

子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是以”是“以是”的倒装,可译为“因此”。“是”是指示代词,指代前面的原因。

微斯人,吾谁与归?“吾谁与归”是“吾与谁归”的倒装,可译为“我和谁同道呢?”

何有于我哉? “何有”是“有何”的倒装可译为“有哪一样”。古汉语中,疑问代词做宾语时,一般放在谓语的前面。

孔子云:何陋之有” “何陋之有”即“有何陋”的倒装。可译为“有什么简陋呢?”“何”,疑问代词,“之”,助词,无实在意义,在这里是宾语前置的标志。

僵卧孤村不自哀“不自哀”是“不哀自”的倒装,可译为“不为自己感到悲哀”。“自”,代词,在否定句中,代词做宾语要前置。另如“忌不自信”,“自信”即“信自”,意相信自己。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关山度若飞”是“若飞度关山”的倒装“关山度”应为“度关山”。

定语后置

古汉语中有时为了突出中心词的地位,强调定语所表现的内容,或使语气流畅,将起修饰、限制作用的定语放在中心词之后,如同不说“漂亮的花”而说“花漂亮的”如:

遂率子孙荷担者三夫“荷担者三夫”是“三夫荷担者”的倒装,定语“三夫”后置,以突出中心词“荷担者”,可译为“很多个能挑担子的成年男子”。

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亭翼然临于泉上”是“翼然临于泉上亭 ”的倒装,定语后置,可译为“一座像鸟儿张开翅膀一样高踞在泉上的亭子。”

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花之隐逸者”是“隐逸之花”的倒装。可译为“具有隐逸气质的花”

还有数量词做定语也会习惯性后置,如

尝贻余核舟一。(他)曾送我一只核舟“核舟一”是“一核舟”的倒装,定语“一”后置,可译为“一个核舟”。

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状语后置(也叫介宾短语后置)

用介词“于”组成的介宾短语在文言文中大都后置,译成现代汉语时,除少数译作补语外,大多数都要移到动词前做状语。例:

何有于我哉? 全句为“于我有何哉”的倒装句,介宾结构“于我”后置。译为“在我身上有哪一样呢”

告之于帝,是“于帝告之”的倒装,介宾结构“于帝”后置,译为“向天帝报告了这件事”。

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全句为“于南阳躬耕,于乱世苟全性命”的倒装,介宾结构“于南阳、于乱世”后置,可译为“亲自在南阳耕种,在乱世中苟且保全性命”

“于”类似的还有“以”。介词“以”组成的介宾短语后置,在今译时,一般都前置做状语。

屠惧,投以骨。全句为“以骨投之”的倒装,介宾结构“以骨”后置。译为“把骨头扔给它”。

为坛而盟,祭以尉首“祭以尉首”是“以尉首祭”的倒装,介宾结构“以尉首”后置,可译为“用将尉的头来祭祀”。

 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述以文”是“以文述”的倒装,介宾结构“以文”后置,可译为“用文字来记述” 。

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是“以讨贼兴复之效托臣”的倒装,介宾结构“以讨贼兴复之效”后置。

 

思考题:“何有于我哉”一句五个字,两种成分倒装,试着明确其倒装类型并理清其正常的语序。

子曰:“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

孔子说:“默默地记住所学的知识,学习起来不知满足,教导别人而不知疲倦,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呢?”

 

省略句

先说省略句,因为它是文言文中最常见的特殊句式。古今汉语都有成分省略,但在古汉语中,省略现象更为普遍,而且按照现代汉语习惯,一些不能省略的成分也都省略了。文言文句中普遍存在着省略成分的情况,明确并补充省略成分,有助于理解句子的意思。具体的省略形式包括:

1、主语的省略。如:

(屠夫)方欲行,转视积薪后,一狼洞其中,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蒲松龄《狼》)

樊哙曰:“今日之事如何?”良曰:“(今日之事)甚急。”(《鸿门宴》)“甚急”前省略主语“今日之事”,可以根据上文“今日之事如何”推测出来。

2、谓语的省略如:

牺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曹刿论战》)

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论语》)

3、修饰语和中心词的省略 例如:

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 (《邹忌讽齐王纳谏》)这是修饰语的省略:“吾”,“我的”,是句中的定语成分,因为第一句“吾妻之美我者”中有了“吾”,后两句就承前而省略掉了“吾”。

行一不义(),杀一无罪(),而得天下,不为也。(《荀子》)这是中心词的省略。

4、宾语的省略,如:

屠惧,投()以骨。屠户害怕了,把骨头扔给(蒲松龄《狼》)

5、介词和介词宾语的省略 例如:

死马且买之()五百金,况生马乎? (《战国策》)

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 (陶渊明《桃花源记》)

6、分句的省略 例如:

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亦可至远),功在不舍 (荀子《劝学》)

 

思考题。请思考并试着补充完整下列各句成分:

永州之野产异蛇,(蛇)黑质而白章;(蛇)触草木,(草木)尽死;(蛇)以啮人,(人)无御之者。(柳宗元《捕蛇者说》)

(村中人)见渔人,乃大惊,问所从来。具答之。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桃花源记》)

(臣)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出师表》)

旦日,客从外来,与(其)坐谈。(《邹忌讽齐王讷谏》)

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鼓)而衰,三(鼓)而竭……。(《曹刿论战》)

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 )议也。

试与他虫斗,(他)虫尽靡。又试之(以)鸡,果如臣言。(蒲松龄《促织》)

判断句

对事物的性质、情况、事物之间的关系做出肯定或否定(是或不是)判断的句子,就是以名词、代词或名词性短语为谓语对主语进行判断的句式。

多数判断句有相当明显的固定句式,其常见的形式有以下几种:

1.“……者,……也”“……,……也”“……,……者也”“……者,……”“……者,……者也”“……,……者”等形式表示判断。如:

望之蔚然而深秀,琅琊。(欧阳修《醉翁亭记》)

廉颇,赵之良将。(司马迁《廉颇蔺相如列传》)

陈胜,阳城人。(司马迁《陈涉世家》)

城北徐公,齐国之美丽者也。(邹忌讽齐王纳谏》)

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周敦颐《爱莲说》)

四人,庐陵萧君圭君玉,长乐王回深父,余弟安国平父,安上纯父。(王安石《游褒禅山记》)

2.用动词“为”或判断词“是”表示肯定判断。如:

马超、韩遂尚在关西,操后患。(司马光《赤壁之战》)

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白居易《琵琶行》)

易误点:判断句中谓语前出现的“是”一般不是判断词,“是”在先秦文言文中很少用作判断词“是”,而是指示代词,相当于“这”、“这样”、“这些”等,作判断句的主语。在汉代以后作判断词“是”的情况才多起来。所谓遇到“是”时,要注意它在句中是指示代词还是判断词。

3.“即”“乃”“则”“皆”“本”“诚”“亦”“素”“必”等副词表示判断,如:

布衣躬耕于南阳。

臣效命之秋

危急存亡之秋。(诸葛亮《出师表》)

岳阳楼之大观也。(范仲淹《岳阳楼记》)

鱼,我所欲,熊掌我所欲。(孟子《鱼我所欲也》)

4.采用否定副词“非”表示否定判断。如:

徙尔。(柳宗元《捕蛇者说》)

六国破灭,兵不利,战不善,弊在赂秦。(苏洵《六国论》)

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庄子《秋水》)

不高也,池不深也,兵革不坚利也……(孟子《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当然,除了以上四种有迹可察的判断句外,还有一些没有明显形式特征的判断句。它们没有任何标志,直接由名词对名词作出判断。例如:

刘备天下枭雄。(司马光《赤壁之战》)

其剑自舟中坠于水,遽契其舟,曰:是吾剑之所从坠”(《吕氏春秋 察今》)

注意,“是吾剑之所从坠”同样是判断句。主语由“是”充当,“是”在文言中多为代词,翻译为“这”;谓语是名词短语“吾剑之所从坠”,由所字结构标志……的地方。全句翻译为:这(就是)我的宝剑所掉下去的地方。

试朗读、体味下列判断句:

项脊轩,旧南阁子也。

登高而招,臂非加长也,而见者远。

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

梁父即楚将项燕。

宫中府中,俱为一体。

梁,吾仇也,燕王,吾所立。

此三者,吾遗恨也。

斯用兵之效也。

 

被动句

被动句就是小学时学过的“被”字句,这种被动表示主语与谓语之间的关系是被动关系,也就是说,主语是谓语动词所表示的动作行为的承受者,而不是主动者、实施者。就如“我看见美好的生活”与“美好的生活被我看见”。

被动句主要有两大类型:一是有标志的被动句,即借助一些被动词来表示,二是无标志的被动句,也叫意念被动句。

文言中有标志的被动句式主要有四种:

⑴用“”表示被动关系。

用介词“于”引出行为的主动者,“于”放到动词后,它的形式是:“动词++主动者”。例如:

王建禽秦。禽,通“擒”。王建被秦国所擒。句中的“于”用在动词“禽”的后边,引出动作行为的主动者“秦”,表示被动。“于”可译为“被”。

⑵用“”来表示被动关系。

在动词前用“见”或又在动词后加“于”引进主动者。它的形式是:“见+动词”或者“见+动词++主动者”。例如:

①秦城恐不可得,徒欺。(司马迁《廉颇蔺相如列传》)

②臣恐欺于王而负赵。(司马迁《廉颇蔺相如列传》)

⑶用“为”表示被动关系。

“为”放在动词前边引出行为的主动者,它的形式是:“为+主动者+动词”或者“为+主动者++动词”。例如:

若背其言,臣死,妻子戮,无益于君。(如果背弃了他所说的话,我死了,妻子儿女也将被杀,对君王您也没有好处)

茅屋秋风所破(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吴广素爱人,士卒多用者。(司马迁《陈涉世家》)

⑷用“受”“被”“受……于”表示被动关系。

它的形式是:“被(受)+动词”或者“被(受)+动词++主动者”。例如:

信而疑,忠而谤,能无怨乎? (“见”也表被动)(司马迁《屈原列传》)

予犹记周公之逮,在丁卯三月之望。”(张溥《五人墓碑记》)

吾不能举全吴之地,十万之众,人。(司马光《赤壁之战》)

古代汉语中无标志的被动句,是指句子不含有被动词的被动句,也就是意念上的被动句,这需要根据上下文的语义来判别。例如:

荆州之民附操者,逼兵势耳。(《资治通鉴》)这里的“逼兵势”是“被兵势所逼”的意思。

蔓草犹不可除,况君之宠弟乎? (《左传·郑伯克段于鄢》)“除”是“被除去”。

傅说于版筑之间,胶鬲于鱼盐之中,……(《孟子·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举”表示“被提拔”。

孝廉不行,连公府不就。(范晔《张衡传》)举,被推举;辟,被征召。

注意:被动句是表示主语和谓语间被动关系的句子,是从句意上来衡量的,虽然有常见的标志词,但却不能见到”标志词”就以为是被动句。比如“见”有一种特殊用法和表被动的“见”的形式很相近,如:“故今具道所以冀君实或见恕也。”(所以现在详细地说出我这样做的理由希望您或许能够宽恕我吧)(《答司马谏议书》)这里的“见”不表被动,它是放在动词前,表示对自己怎么样的客气说法,像现代汉语中的“见谅”等就是此种用法。还有,“君既若见录,不久望君来。”、“兰芝初还时,府吏见丁宁(叮咛)”(《孔雀东南飞》)上面的两个“见”都相当于代词“我”,指的是刘兰芝,后面都接动词。这是一个难点,注意理解被动的含义,而不是死记“标志词”。

来,来,来,学以致用,请试读并翻译下列被动句:

吾长见笑于大方之家。

故内惑于郑袖,外欺于张仪。

其后楚日以削数十年竟为秦所灭。

而身死国灭,为天下笑。

受制于人。

视事三年,上书乞骸骨,征拜尚书。(范晔《张衡传》)

今不速往,恐为操所先。(司马光《赤壁之战》)

有如此之势,而为秦人积威之所劫。(苏洵《六国论》)

不者,若属皆且为所虏。(司马迁《鸿门宴》)

好了,终于讲完了。以省略和倒装最为常见的四种“特殊句式”,实际上对文言文的作者们来说都是司空见惯。如同我们写文章时,不会想着“主谓宾定状补”,也能很顺意地写出合乎语法的句子——习惯了“特殊句式”的古人无论是读别人的文章还是自己动手写,这些句式都是信手拈来的小菜而已。只不过,对我们这些习惯了现代语法规范的后学之辈,这种词句语法上的差异的确是“特殊”句式,必须狠下功夫了解清楚,否则“特殊句式”就会成为文言文学习的绊脚石,时不时地让你栽个跟头。

SQgURQcy.png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和语文公众号:homedu25),更多互动课程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