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成分:一般与特殊(语文的演变05)

句子成分一般规范

之前讲词义的古今流变,这固然是文言文的阅读困难的首要原因,但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句子语法规则的不同。比如文言文中句子成分的倒装是一种习惯,是大量、频繁出现的,而今天的书面语中倒装现象则很少见。如果我们不“习惯”倒装现象,就算知道词义也难以理解整个句子的意思。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是以”等于“以是”,“何如”就是“如何”,“贤哉回也”即“回贤也哉”等等等等。

所以,我们有必要了解基本的语法规则:句子成分。没有这点常识,无从理解倒装等语法现象。

句子成分即:主语、谓语、宾语、定语、状语、补语。其中构成句子主干的是主语、谓语和宾语,如“司马光(主语)砸(谓语)缸(宾语)”;而定语、状语、补语是句子的修饰性成分,如“机智的(定语)司马光(主语)用石头(状语)砸(谓语)破了(补语)大(定语)缸(宾语)”。有英语语法基础的同学,会觉得这“主谓宾定状补”跟英语好像是一样的——的确如此,句子成分是相通的。

主语,是句子的“主人”,也就是整个句子描述或说明的对象,说明是“谁”或“什么”。划分句子成分时,主语符号为双横线(双下划线)。

例如:

我们要积极参加体育活动。(“我们”是主语)

运动会日程还没有公布。(“日程”是主语)

小明十五岁了。(“小明”是主语)

逃避不能解决问题。(“逃避”是动词)

坚强是一种宝贵的品质。(“坚强”是形容词)

山高月小水落石出

 

 

谓语中是用来陈述或描述主语的,其作用是表明主语怎么样、有什么性质、处在什么状态等等,解释主语“做什么”或“怎么样”。划分句子成分时,谓语符号为单横线(下划线)。

例如:

鱼儿在河里游泳。(游泳,动词作谓语)

山上的树又绿了。(绿,形容词作谓语)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静悄悄,形容词短语作谓语)

外面天气很。(热,形容词做谓语)

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山势高峻,月亮就小了;水位下降,石头便露了出来。)

吾日三省吾身。(我每天多次反省自己。)

 

宾语,是句子中的“客人”,也就是主语的行为、动作所支配的对象,总是跟在谓语动词的后头(没有宾语的句子除外,如“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划分句子成分时,宾语符号为波浪线。

例如:

最有效的防御手段是进攻。(动词作宾语)

谁说女子不如男?(主谓短语作宾语)

早上一起床,大家发现风停了,浪也静了。(复句形式作宾语)

我给你一个任务

 

定语,起“限定”作用的句子成分,是修饰、限制主语或宾语的。定语是用来修饰、限定、说明名词或代词的品质与特征的。当一个句子有多个定语的时候就要注意排序问题。划分句子成分时,定语符号为双括号()。

例如:

诚实永远是一种)(值得肯定的)(可贵品德。

今天上午的)(第二节语文课改为英语课。(多定语的顺序)

运动会日程还没有公布。

天真的孩子渐渐长大了。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清风”“清凉的风”

 

状语,描述或限定事物发生时所处的状态、程度等,交代事物发生的时间,地点,原因,目的,结果方式,条件或伴随情况等情况的句子成分。划分句子成分时,状语符号为中括号[   ]

例如:

诚实[永远]是一种值得肯定的可贵品德。

今天上午的第二节语文课[]改为英语课。

运动会日程[还没有]公布。(“日程”是主语)

天真的孩子[渐渐]长大了。(“的”字短语是典型的“定语+中心语”结构)

清风[]来,水波[]兴。(“徐”是“慢慢地”

静静地,悄悄地,小草挥动着柔嫩的手臂。

 

补语,补充说明事物发生的结果、程度、趋向、可能、状态、数量等的成分。补语是动词或形容词后面的连带成分,述补结构中,补语是补充说明动词或形容词性中心语的,可以补充说明、追求解释“怎么样”、“多少次”、“何处”、“何时”、“什么结果”等问题。补语都放在中心语后头,补语多用形容词、数量词、趋向动词、介宾结构来担任,各种关系的词组也常作补语。划分句子成分时,补语符号为尖括号< >

例如:

小草也青<逼你的眼>

今天上午的语文课已经结束<好一会儿了>

运动会日程还没有公布<出来>

天真的孩子渐渐变得<成熟起来>

我们笑得肚子痛。

 

从句子成分的功能上看,构成主干的是主语、谓语和宾语,它们构成了句子的骨架,就像“司马光(谁)砸(做什么)缸(动作的对象)”,而定语、状语和补语,帮助句意进一步趋于明确、具体,如“机智的(定语)司马光(主语)用石头(状语)砸(谓语)破了(补语)大(定语)缸(宾语)”。与句子成分的功能相应地,不同成分在句子中的位置也是有规律的。句子成分的“法定次序”口诀如下,请诸君务必牢记于心:

主谓宾、定状补,主干枝叶分清楚。

定语位居主宾前,谓前为状谓后补。

状语有时主前,逗号分开心有数。

这个口诀如果用公式表达,就是:

定语/(状语,)&主语   +   状语&谓语&补语   +  定语&宾语

希望各位结构上面的口诀试着理解此公式——不算难,这毕竟讲的只是句子的基本语法,是正常的语序规律。



句子成分的特殊形式

这里必须特别强调地是,所谓“正常的语序规律”是我们现代人在现代文中熟悉的句子成分语序规范。文言文中句子的语序常常是不符合上面的“公式”。比如,文言文中司空见惯的“倒装句”,就是将句中的主语、谓语、宾语、状语等颠倒顺序的一种语法现象。这种现象,现代汉语中也有,例如:

小草[静静地悄悄地]挥动着柔嫩的手臂。(正常语序)

[静静地,悄悄地],小草挥动着柔嫩的手臂。(倒装语序) 

后面这句就将本应位于主语(小草)之后,谓语动词(挥动)之前的状语挪到了主语前面,这就叫“状语前置”——一“前置”就是往前移,反之则称为“后置”。  

类似的又如:

[三十年前],闰土还是一个聪明能干,甚至带着几分神奇色彩的少年。

闰土[三十年前]还是一个聪明能干,甚至带着几分神奇色彩的少年。

他退休了吧,[大概]

[大概]退休了吧。  

我走[]

[]走!

仔细对照、品读一下,不难发现些句子成份的前置或后置要么是用颠倒词句的次序来达到加强语势、语调和突出语意等效果,如“静静地”一句;要么是口语中的不规范表达,不能和书面语相提并论。在现代汉语中“倒装”只是少量存在的。而在文言文中,“倒装”现象比比皆是:

贤哉回也!(即“回贤也哉!”颜回很贤德啊!)

蚓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即“蚓无利爪牙,强筋骨。”蚯蚓没有锋利的爪牙,强健的筋骨。)

如果不对这种“倒装”习以为常,下面这些句子按字面语序就全都说不通了:

子贡问曰:“孔文子何以谓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论语》

“香雾云鬓湿,清辉玉臂寒”杜甫《月夜》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王维《山居秋暝》

“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卢纶《塞下曲》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木兰诗》

所以,下一节,我们就专门讲讲文言文中的“特殊句式”。

 



文中保留的例句解释:

      

 [日三]  吾身

  一个任务

()  [] 水波 []

[静静地,悄悄地]小草挥动(柔嫩的)手臂

我们<肚子痛>

子贡问曰:“孔文子何以(即以何,凭什么)谓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即以是,凭此,因此)谓之‘文’也。”《论语》

“香雾云鬓湿(即湿云鬓,打湿了云鬓),清辉玉臂寒(即寒玉臂,使玉臂生寒)”杜甫《月夜》

“竹喧归浣女(即浣女归,浣女们归来了),莲动下渔舟(即渔下,渔下水了)”王维《山居秋暝》

“林暗草惊风(即风惊草,风吹动草丛),将军夜引弓。”卢纶《塞下曲》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即若飞度关山,像飞一般越过座座关山)。《木兰诗》


SQgURQcy.png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和语文公众号:homedu25),更多互动课程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