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书”造字法:汉字生产发展史(语文的演变02)

的演变02

“六书”造字法:汉字生产发展史

汉字的造字法,从汉朝以来,便有“六书”的说法。许慎在《说文解字·叙》中对“六书”的诠[quán]释影响最深广,原文如下:

《周礼》:八岁入小学,保氏教国子先以六书。

一曰指事。指事者,视而可识,察而见意。上下是也。

二曰象形。象形者,画成其物,随体诘诎[jié qū],日月是也。

三曰形声。形声者,以事为名,取譬[pì]相成,江河是也。

四曰会意。会意者,比类合谊,以见指撝[huī],武信是也,

五曰转注。转注者,建类一首,同意相受,考老是也。

六曰假借。假借者,本无其字,依声托事,令长是也。

简而言之,所谓“六书”指的便是: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

“六书”中,起源最早的应是象形。顾名思义,象形就是摹画事物的形貌。例如“网”字是绳线交织的形状,“艸”(草的本字)是两束草,“门”字就是左右两扇门的形状。象形是最原始的造字方法,它的局限性很大,因为有些事物(尤其是抽象的概念)是画不出来的。所以象形字起源最早,但数量其实很少。

00.png

“网”字是绳线交织的形状

指事,是与象形联系的造字法,就是用象征性的符号或在图形上加上指示性符号来表示意义的造字法。其与象形的主要分别,是指事字会在象形字的基础上添回较抽象的符号。例如“刃”字是在“刀”的锋利处加上一点,以作标示;“上”、“下”二字则是在主体“一”的上方或下方画上标示符号来表示相应的意思

00.png

“刀”上“一点”表示锋刃

用指事法造字,这是汉字从象形发展到表意的第一步。再进一步,用几个字合起来表示一个意思,就是会意法:把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字,按意义合起来表示一个新的意义的造字法。例如“”字,以“人”倚在“木”边,表达字义;“解”则是用“刀”把“牛”和“角”分开来表达意义又如字的本义是指鸟儿停息在枝上,“隹(zhuī)”指鸟儿,鸟儿停在“木”上,就表示出栖停之意。

00.png

用“刀”把“牛”和“角”分开,便是“解”

c23d28ae70033453b30db311826d8bf1.png

“隹(zhuī)”指鸟儿,鸟儿停在“木”上,就表示出栖停之意。

象形、指事、会意三种方法已经能造出不少字了,但还有很多很多复杂的意思或同类却有区别的事物用两三个字组合还不能表达清楚——就算能表达清楚,那造出来的字写起来也太麻烦了。比如“鲤、鲫、鲸、鲲”这样难以用象形、指事、会意的办法表达并区分清楚的字是怎么造出来的?

古人已经发现文字是与语音相联系的,于是就有了将字意与字音综合考虑的形声造字法。

形声,就是用形旁和声旁拼合成一个新字的造字法。形旁,也叫音符,表示字的意义范畴声旁,亦称声符,表示字的语音类别(也可以兼表意作用)。例如“材”,以“木”为形旁表示字的意义类别,以“才”为声旁表示字的音;“闻”,以“耳”为形旁表意,“门”为声旁表音;“恭”,以“心”为形旁表意,“共”为声旁表音。

根据形旁和声旁的位置关系,形声字可以分以下几种:

左形右声,如:      描;

右形左声,如:颈 故;

上形下声,如:管 字;

下形上声,如:架 赏;

外形内声,如:固 衷;

内形外声,如:闷 辫;

形在一角,如:裁 栽;

声在一角,如:醛 渠。

00.png

形声字的主流化

因为形声是在象形、指事、会意的基础上产生的,使用起来最为灵活方便,所以也就成为最高产的造字法。形声字虽然是属于表意性质的文字,但已突破了汉字形体的束缚,沟通了方块汉字与语音的联系,这是汉字从表意迈向音、意兼顾的一个重大发展,成了汉字发展的主流。甲骨文、金文中,象形字占多数。这是因为画出事物是一种最直接的造字方法(六书之首,当是象形)。然而,当文字发展下去,要仔细分工的东西愈来愈多,之外还有”、“,乃至“鳅”等物,都是鱼类,难以用象形的造字方法,仔细把它们的特征和区别画出来。于是,形声字就成了最方便的方法,只要用形旁“鱼”就可以交代它们的类属,再加上与其口语发音相近发音的声旁来区分其读音,就得到了一个个新字。由于形声字在创造新文字方面十分有效率,到了先秦时期,常用字中形声字的比例已经达到80%,而今天我们所用的汉字,更有85%以上都是形声字。

这种造字法,直至近代还不断地造出新字来。比如元素周期表传入我国时,其中一些化学元素是之前的汉字中所没有的,如“镅、锔、铹”等,都是用新造的形声字来命名的。

关于转注造字法,说法很多,比较流行的说法是为了适应方言语音的分歧和语音的发展而采取的一种造字法。如原有一个“老”,表示年纪大的意思,而由于时间和地区的不同,又有用kǎo这个音表示老的意思,于是又造出了一个与“老”字部首相同、读音相近和意义相同的“考”字。这样的字有相同的部首(或部件)及意义,读音上也有音转的关系。

假借,就是同音替代,借用同音字表示新义的一种方法(“假”也是借的意思)。口语里有的词,没有相应的文字对应。于是就找一个和它发音相同的字来表示他的含义。例如“自”本来是“鼻”的象形字,后来借作“自己”的“自”。“汝”本是水名,借为第二人称代词。这种假借现象,起初多是因为没有本字而暂借一个同音字替代,但后来一直沿用下来,习惯成自然了。有的字本身的意义,倒是后来另找出路才有着落的。例如“莫”,本表示日落时分,被借用来表示“没有”、“无”、“不要”等意思,而其本义反而另造了一个形声字“暮”来表示;又如“然”,本是烧的意思,底下已经有四点表示火了,可是被“然后”借用后,只好在旁边再加一把火,变成形声字的“燃”。

了解“六书”之后,大家还请理解注意理解三点:

一、实际上,古人并不是先有六书才造汉字。因为我们至少可以确信,在商朝时,汉字已经发展得相当有系统,那时还未有关于六书的记载。六书是后来的人分析汉字而归纳出来的系统。不过,当有了“六书”系统以后,人们再造新字时,都以这系统为依据。好像“軚”(dài)、“锿”(āi)是形声字,“凹”、“凸”、“氹”(dàng)是指事字,“畑”、“奀”(ēn)是会意字。

二、仔细对比六书,不难发现,转注法和假借法其实并没有造出新字来,它们其实只能算“用法字”——造字法,是象形、指事、会意、形声。

三、“六书说”是传统的观点,影响极其深广,但其定义并不严谨,有的字可以同时用两种造字法解释,造成形声兼会意这样的情况出现。“功”、“返”等。

 

SQgURQcy.png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和语文公众号:homedu25),更多互动课程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