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趣话与情话,谐音与双关

《笑林广记·古艳闻》中有三则笑话,笑点相通:

州同

一人好古董,有持文王鼎求售者,以百金买之。又一人持一夜壶至,铜色斑驳陆离,云是武王时物,亦索重价。曰:“铜色虽好,只是肚里甚臭。”答曰:“腹中虽臭,难道不是个周铜(州同,官名)?”
这是个骂人的笑话。


衙官隐语

衙官聚会,各问何职。一官曰:“随常茶饭掇将来,盖义取现成(县丞,官名)也。”一官曰:“滚汤锅里下文书,乃煮簿(主簿,官名)也。”一官曰:“乡下蛮子租粪窖。”问者不解,答曰:“典屎(典史,官名)也。”
这是调笑戏谑的笑话。


及第

一举子往京赴试,仆挑行李随后。行到旷野,忽狂风大作,将担上头巾吹下。仆大叫曰:“落地了。”主人心下不悦,嘱曰:“今后莫说落地,只说及第(及第即考中,与“及地”音同)。”仆颔之。将行李拴好,曰:“如今恁你走上天去,再也不会及第了。”
这是嘲弄讽刺的笑话。
这三则笑话的共同点就是利用字的同音或近音特点,用同音或近音字来代替本字,产生辞趣和幽默效果,这就是谐音修辞格。如曹雪芹的《红楼梦》中有这样一段:
邢大舅就喝了一杯,说道:“……那土地道:‘这墙砌的不结实。’众神将道:‘你瞧去。’土地一看,果然是一堵好墙,怎么还有失事?把手摸了一摸,道:‘我打量是真墙,那里知道是个“假墙”!’”众人听了,大笑起来。贾蔷也忍不住的笑,说道:“傻大舅!你好!我没有骂你,你为什么骂我?快拿来罚一大杯!”(曹雪芹《红楼梦》)
邢大舅用“假墙”打趣贾蔷,便是以谐音成就笑谈趣话。
与谐音类似,在文学作品中更常见的是双关修辞,它是一种用词的多义或同音的特点,有意使语句具有双重意义,言在此而意在彼,表面说这个,实际说那个的修辞手法——一语双关。如:
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岸上踏歌声。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竹枝词》刘禹锡)
“道是无情却有情”,这就是双关的情话了。
再如:有一个人专心致意为社会服务,政治上懂得少一些,但是两年把导弹搞出来了,对国家很有贡献;另外一个人,天天谈政治,搞了五年也没有把导弹搞出来。你投票赞成哪一个人?我投票赞成第一个人。第二个人只好请他去当政治教员,他不能在导弹部门工作,他只能在导弹部门“捣蛋”。(周恩来《在文艺工作座谈会和故事片创作会议上的讲话》)
民间还流传着很多俗谚:
孔夫子搬家——尽输(书)
大葱拌豆腐——一清(青)二白
咸菜煎豆腐——有言(盐)在先
外甥打灯笼——照旧(舅)
一百斤面蒸一个寿桃——废(费)物点心
三月的杨柳——分外青(亲)
猪鼻子里插大葱——装相(象)
这些,便是趣话了。这里再献给大家一则“见鸡行事”的“趣话”:
《田主见鸡》
  一富人有余田数亩,租与张三者种,每亩索鸡一只。张三将鸡藏于背后,田主遂作吟哦之声曰:“此田不与张三种。”张三忙将鸡献出,田主又吟曰:“不与张三却与谁?”张三曰:“初问不与我,后又与我何也?”田主曰:“初乃无稽(鸡)之谈,后乃见机(鸡)而作也。”(《笑林广记?古艳部》)


最后还有一个关于“谐音”与“双关”的经典小段子:据说,清朝乾隆时期,纪晓岚是侍郎,和坤是尚书,两人参加酒宴,走在一起,列于众臣之前。突然,队伍行进中有一侍卫牵一狗从旁而过。和坤一见,笑逐颜开,对着纪晓岚,指着那条狗问:“是狼?是狗?”众臣一听。初不解其意。后见和坤狞笑,立刻顿悟此言之意,遂对着纪晓岚哄笑起来。纪晓岚机敏过人,自然比众人更明白和坤话中之意,因此很谦恭地说道:“回和大人。尾巴下垂的是狼,上竖是狗!”和坤一听,黯然无语以对,只好离去。而众臣一听,则冲着和坤的背影笑个不停。两人口语相交,可谓暗藏锋芒——你看明白了吗?


 SQgURQcy.png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和语文公众号:homedu25),更多互动课程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