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家一言便可兴邦灭亡,孟子为什么对他们深恶痛绝,还特别看他们不起?

提要:

真正的大丈夫是以天下为念的,因为心怀天下,由仁爱出发,依礼而行,顺义而为,所以得志不猖狂,失志不倒架。这才是真的君子,真的大丈夫。他们是不可能因为一己之私欲而刻意求媚于君王,更不用说故意挑拨,引发冲突,从中谋利这样极端自私的谋划了。

正文:

初中课文有一篇《富贵不能淫》,让大家加深了对名句的印象。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但更令人意外的是老孟为什么说纵横家们行的是”妾妇之道“呢?他的这种说法可是当着一位纵横家的面说的——毫不遮掩对纵横家们的鄙视之情。

要知道,在战国时,顶尖的纵横家可是一言可以兴邦,一言可以灭国的存在。杰出的纵横家们非常风光,有“一言而诸侯惧,一语而天下惊”的赫赫威风。

似乎,越出色的纵横家在孟子眼里越不受待见。当纵横家景春在孟夫子面前秀存在时,孟子直接说,女子出嫁时,她妈送她出门,都会告诫女儿在夫家一定要听老公的。这种以顺服为准则的思想是”妾妇之道“——你们纵横家不就是信奉妾妇之道以求媚君王的吗?

真正的大丈夫什么样?

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

真正的大丈夫是以天下为念的,因为心怀天下,由仁爱出发,依礼而行,顺义而为,所以得志不猖狂,失志不倒架。这才是真的君子,真的大丈夫。

显然,在孟子看来,这样的大丈夫正是站在某些纵横家的对立面的。纵横家追求的首先是“位尊而多金”,就算某些纵横家们有“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的威势,却只是为了自己的显达富贵。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们常不择手段地取悦君主,甚至挑起纷争,从中渔利。他们毫不在意自己的谋划对天下人的危害。

由“仁”出发,孟子推崇“仁政”,认为大丈夫应当以天下人为念,“穷不失义,达不离道”,追求的是修养自身,造福社会。他们是不可能因为一己之私欲而刻意求媚于君王,更不用说故意挑拨,引发冲突,从中谋利这样极端自私的谋划了。

双方的观念是截然对立的,所以孟子特别痛恨那些有见识有才干却为一己之私而祸乱天下的纵横家。

这些货虽然辩才卓越,能在列国之间纵横捭阖,凭三寸不烂之舌便可兴邦灭国,却偏偏是有才无德的典型,是能力越大危害越大的典型。这让夫子怎么能不对这些家伙深恶痛绝呢?!

再看看这篇《富贵不能淫》,突然有点理解为什么有些人物质丰富了也总难得内心的安宁,永远焦虑不已了。

愿我们都能蒙受先贤的一点恩泽,学会平衡为人与为己,学会修养自己,不能兼济天下,也可独善其身。

《富贵不能淫》

  景春曰:“公孙衍、张仪岂不诚大丈夫哉?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

  孟子曰:“是焉得为大丈夫乎?子未学礼乎?丈夫之冠也,父命之;女子之嫁也,母命之,往送之门,戒之曰:‘往之女家,必敬必戒,无违夫子!’以顺为正者,妾妇之道也。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SQgURQcy.png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和语文公众号:homedu25),更多互动课程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