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知白日不可私,一死一生何足算:王之涣、王翰的故事(文学的演变0605)

  在盛唐诗坛上,有一批“初唐四杰”类似,位卑而名高的诗人。他们满怀进取精神,渴望建功立业,但多是壮志难酬,一生沉沦下僚。不甘居于人下的他们以气发声,激扬文字。他们的诗慷慨刚劲,豪迈激昂,尤其是那些充满了豪侠气质的边塞诗,让人们传诵千年。是他们将初唐以来以“风骨”为号召的诗美理想进一展发扬光大其中的著名代表包括王之涣、王翰王昌龄、崔颢[hào]、高适、岑参等

王之涣688—742)字季淩,绛州(今山西新绛)人。他一生只担任过主簿、县尉等吏职,曾不屑于“屈腰之耻”而拂衣去官,天宝元年去世。

王之涣今存诗仅六首,全是精品,《凉州词二首》是唐代边塞诗的名篇,其一云: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大漠黄沙,苍茫云海万仞高山一座永无春色的孤城。突显绝域荒寒之苦,边塞将士之悲自然不难想见。但诗中画面雄壮阔大,境界苍凉悲壮深含凄切之情却不改从容豪迈之气坦然一片英雄本色。

当然,王之涣名下的诗,最有名的莫过于《登鹳雀楼》: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不过,此诗的作者存疑:代的《文苑英华》《温公续诗话》《梦溪笔谈》等都说是王之涣,而范成大在《吴郡志》中引用唐人旧说则认为是吴郡人朱佐日的作品芮挺章《国秀集》中却又将这首诗归在唐代诗人朱斌名下所以这首诗,我们不多说,大家心里有数即可:)

   时期还有另一位极富才情的诗人王翰也写了一首传唱千古《凉州词》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血战与美酒,死亡与豪情,相映相衬,豪雄悲壮中又透出一分戏谑的荒诞感。苍远的大漠沙场,艳紫的美酒,晶莹的杯盏,激越的乐声——这里生死之间的大恐怖被磊落的怀洗炼出动人光彩声色,顿挫劲健,动人心魂,又不由地令品读者悲从中来

王翰(公元687年~726年),字子羽,并州晋阳(今山西太原市)人。是唐代边塞诗人中进士及第较早的一位,睿宗景云元年(710)进士第,又两制科,调昌乐尉。后在张说的提荐下被超拔为秘书正字擢通事舍人、驾部员外。张说罢相后,王翰出为汝州长史,改仙州别驾,终贬为道州司马

史书上的王翰在边塞诗人中很有代表性。他“发言立意,自比王侯” (《旧唐书·王翰传》),为人狂傲而放纵,放浪不羁。在进士登第后,他将海内文士分为九等,于吏部东街张榜公布。其评定的第一等仅三人,除了他的恩人“一代文宗”的张说和大名士李邕[yōng]之外,就是他自己,这份自负近于狂妄。他入仕后生活放荡,日与才士豪侠游乐,纵酒蓄妓。哪怕是被贬到仙州后,还是“日聚英豪,从禽击鼓,恣为欢赏”。于是,又被贬为道州司马。

王翰狂放不羁,可以看作盛唐士人典型心态:骄傲自负而豁达坦荡近乎赤裸裸地追求功名富贵,常作及时行乐之想正如王翰在《古娥眉怨》中说

“人生百年夜将半,对酒长歌莫长叹。情知白日不可私,一死一生何足算。”

 


1. 看看王翰的故事,了解盛唐时代诗人的人格的典型一面

宋代宋祁、欧阳修《新唐书·王翰最为可信:

王翰,字子羽,并州晋阳人。少豪健恃才,及进士第,然喜蒱酒。张嘉贞为本州长史,伟其人,厚遇之。翰自歌以舞属嘉贞,神气轩举自如。张说至,礼益加。复举直言极谏,调昌乐尉,又举超拔君类。方说辅政,故召为秘书正字,擢通事舍人、驾部员外郎。家畜声伎,目使颐令,自视王侯,人莫不恶之。说罢宰相,翰出为汝州长史,徙仙州别驾。日与才士豪侠饮乐游畋,伐鼓穷欢,坐贬道州司马,卒。

以下两文可供参考。
元代辛文房《唐才子传·王翰翰,字子羽,并州人。景云元年卢逸下进士及第。又举直言极谏,又举超拔群类科。少豪荡,恃才不羁。喜纵酒,枥多名马,家蓄妓乐。翰发言立意,自比王侯。日聚英杰,纵禽击鼓为欢。张嘉贞为本州长史,厚遇之。翰酒间自歌,以舞属嘉贞,神气轩举。张说尤加礼异,及辅政,召为正字,擢驾部员外郎。说罢,翰出为仙州别驾。以穷乐畋饮,贬岭表,道卒。翰工诗,多壮丽之词。文士祖咏、杜华等,尝与游。华母崔氏云:“吾闻孟母三迁,吾今欲卜居,使汝与王翰为邻,足矣。”其才名如此。燕公论其文,如琼杯玉,虽烂然可珍,而多玷缺云。有集今传。

 

封演《封氏闻见记》时选人王翰颇工篇赋,而迹浮伪。乃窃定海内文士百有余人,分作九等。高自标置,与张说,李邕并居第一,自余皆被排斥。凌晨于吏部东街张之,甚于长名。观者万计,莫不切齿。

SQgURQcy.png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和语文公众号:homedu25),更多互动课程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