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浩然、王维之外的盛唐山水田园诗人(文学的演变0604)

孟浩然、王维之外的盛唐山水田园诗人

   自然的锦绣田园的淳朴生活,能净化心灵,令人忘却尘世的忧烦油然而生出尘之念。从陶渊明、谢灵运开始,山水田园诗就是诗意灵魂的栖居之所。

   不过,盛唐时积极进取的时代氛围中,那种钟意田园执着隐,为隐居而隐居的隐士几乎没有此时的山水田园诗人,有的是以逸来求高士之名,作为入仕的阶梯,于是有“终南捷径”的说法;有的则如王维一般在自然山水与隐逸生活中求得心灵的慰藉和享受。后者尤多,但能像王维一样融汇出安宁空灵而生趣盈盈的禅境的诗人却极少。

   时,与王维、孟诗风相近的诗人,还有常建、裴迪、祖咏、储光羲、綦毋潜等。同处盛唐时代,他们都有不同程度的理想追求,但山水田园的隐逸生活是他们吟咏的共同主题

裴迪落日松风起,还家草露晞。云光侵履迹,山翠拂人衣。《华子冈》
  祖咏: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终南望余雪》

相传本是应试之作,五言八句方能完卷,祖咏赋四句即纳于有司,“或诘之,咏曰:意尽。”(《唐诗纪事》)可见其对意兴的重视。
  储光羲:垂钓绿湾春,春深杏花乱。潭清疑水浅,荷动知鱼散。日暮待情人,维舟绿杨岸。《钓鱼湾》
  这些诗人中,常建的成就最高。他中进士后曾当过一段时间的县尉,但大部分时光隐居于终南山等地。他最有名的作品是《题破山寺后禅院》: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都寂,但馀钟磬音。
  把深山古寺的清幽和山光潭影的空明,写得极为真切,直入微妙至深的禅境。心无纤尘的幽远情思,融入万籁俱寂的宁静之中;而清润悠扬的钟磬声,又显出了静中之动。这样的诗境与王维类似,空灵悠远,缥缈难言,可与王维的佳作并论。
  《江上琴兴》江上调玉琴,一弦清一心。泠泠七弦遍,万木澄幽阴。能使江月白,又令江水深。始知梧桐枝,可以徽黄金。唯有心灵澄澈才能静观山水而生情,情景交融就空明灵澈境界

这种表里澄澈的明秀诗境,不是出自自然山水,而出自经过诗人心灵的提炼,诗意情致化了的意象。这的确达到了和王维一样的高度。

SQgURQcy.png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和语文公众号:homedu25),更多互动课程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