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初期最受推崇的两个老头子:张说、张九龄(文学的演变0601)

盛唐

从唐玄宗开元年间开始,直至“安史之乱”爆发前,是唐王朝的高光时刻。那时的唐朝经济繁荣,国力强盛,文化艺术异彩纷呈。唐诗经过一百多年的积累酝酿,至此终于达到了全盛时期。文学意义上的盛唐虽短,成就却空前而绝后。

这一时期,不但出现了伟大的诗人李白,还涌现出一大批才华横溢的优秀诗人。他们“既闲新声,复晓古体;文质半取,风骚两挟;言气骨则建安为传,论宫商则太康不逮”(殷璠《河岳英灵集序》)。诗人们在汲取初唐诗风与诗律的双重养分,终于达到了情思、韵律与词采相融而自成境界的程度,如殷璠所说的“神来、气来、情来”,达到了声律风骨兼美的至境。

许多千百年来脍炙人口、广为传诵的诗篇,便是在这一时期产生的。热情洋溢、豪迈奔放、具有郁勃浓烈的浪漫气质,是盛唐诗的主要特征,这就是为后人所艳羡的“盛唐之音”。

我们从盛唐之初开始讲起。

盛唐之初

玄宗开元年间,是盛唐诗风形成的关键时期。武后时兴起的重视文词的进士科,进一步发展“以诗赋取士”,而且各地乡贡入试者的比例大大增加,超过了国子监生徒为寒门才开了入仕之门。加之喜延纳才士、奖掖后进的张说[yuè]和张九龄先后担任宰相,长安便成为四方俊才的聚散地,进而形成不同的风格的诗人群体,创作空前繁盛

盛唐之音初响,不得不说的首先就是这两位老前辈。

  张说、张九龄

张说[yuè]667—731)字道济,又字说之。自武后时代起历仕四朝,玄宗时任中书令,封燕[yān]国公。张说“喜延纳后进”(《旧唐书》本传),张九龄、王翰等许多著名文士均常游其门下。他实际成为盛唐前期的文坛宗主。有《张燕公集》。

他在玄宗励精图治、国力空前强盛的开元前期入相作为封建时代的文人,人生确是到达了巅峰。他的诗亦不事遮掩,直抒怀抱以王霸大业自。如他最著名的代表作《邺都引》:
  君不见魏武草创争天禄,群雄睚眦[yá zì]相驰逐。昼携壮士破坚阵,夜接词人赋华屋。都邑缭绕西山阳,桑榆汗漫漳[zhāng]河曲。

城郭为虚人代改,但有西园明月在。邺旁高冢多贵臣,娥眉睌睩[lù]共灰尘。试上铜台歌舞处,唯有秋风愁杀人。
  诗歌语言质朴,充满豪放自信的情调,显示出政治家的风采和气度。这首七言歌行写得豪而不失内敛,先以魏武帝的文治武功来抒发诗人理想,再转入现实,暗藏岁月流离、功业难成的深沉慨叹清人沈德潜这样评价此诗“声调渐响,去王杨卢骆体远矣。”(《唐诗别裁集》)说的便是这样的苍劲深沉而含蓄内敛的格调,意象鲜明而简练沉凝的辞章,乃至灵活飞动的用韵都已经胜过了“初唐四杰”时期的艺术水平
  张说又许国公苏颋[tǐng]“燕许大手笔”(李肇[zhào]《唐国史补》),文章也领袖群伦。他的文章歌一样,呈现出鲜明的英雄气质与豪放自信的情调,这正是盛唐诗歌的精神特色所以不能不说,他引领了时代风潮,真真地,是个挺立潮头的男人

张九龄678—740)字子寿,曲江(今广东韶关)人,留有《曲江集》。他得到了张说的提携,在张说去世后,他又于开元二十二年(734年)接任宰相,也接过了文坛盟主的大旗。作为开元盛世的最后一个名相,作为与张说一样以提携后进为乐事的文坛宗主,他也深受人们的爱戴与敬仰。孟浩然、王维、杜甫等闪耀千古的巨星,在当时都曾得到他的帮助。

著名的《望洞庭湖赠张丞相》(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就是当年作为后进晚生的孟浩然投赠张九龄,以求得赏识与推荐的作品。杜甫早年想把作品呈献给他,未能如愿,晚年追忆,仍念念不忘,深感遗憾(见《八哀诗》)。
  张九龄的诗文在精神上和张说有相承之处但他实任宰相时间只有两年便遭李林甫排挤罢相开元二十四年736年,李林甫接替张九龄)。他久经宦海,反复进退,也登上过封建文人所追求的事业的巅峰,使他对待进退的态度更显超越不愿为追求功而屈己媚世。入世的功业和出世的自由,这两条盛唐诗主线,在张九龄这里得到了调和
  在艺术表现上,张九龄的诗歌不像张说那样直抒胸臆,而显委婉蕴藉。例如他的最有名的《感遇》十二首,都是以芳草美人为喻,托物言志,表达自己高尚的人追求
  其一云: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以芳草兰象征自己不随俗、不求悦于人的内美,提出忠于本心,自足自适的个性价值观《感遇》组诗恢复了《诗经》、《楚辞》的兴寄传统,受楚辞的影响较多,但不失情辞委婉,可谓文质美,“风”、“骚”并御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老这样以仁爱为怀又不乏智慧的高士,自然山水皆亲他诗中尤其爱写月下的山水,大概那样朦胧而澄明的光景正切合诗人高妙超脱的襟怀。他的诗更注重难以言传的象外之韵,在情景相融的路上走得更远他的诗,也是以写月夜的作品最是情韵隽永,最为人们熟知的便是《望月怀远》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另如《西江夜行》:
  遥夜人何在,澄潭月里行。悠悠天宇旷,切切故乡情。外物寂无扰,中流澹自清。念归林叶换,愁坐露华生。犹有汀洲鹤,宵分乍一鸣。

这些诗中所展现的澄澈柔美的夜景,处处渗透着婉约深长的情思,情思物象,浑然一体。胡应麟说:“曲江诸作,含清拔于绮绘之中,寓神俊于庄严之内。”(《诗薮》)又说“张子寿首创清澹之派”(同上),认为他下开孟浩然、王维等一路的诗风。

SQgURQcy.png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和语文公众号:homedu25),更多互动课程首发